我为亡妻点根烟

届不到

电灯胆之夜

当他旁敲侧击的问我朋友的情感状况时,我才意识到自己才是那颗电灯胆。窘迫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秒,故作轻松的语气就能完美掩盖内心的失落。但腹中准备的那些有趣话题只能化作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,伴随着暗恋的小心思飘忽消散。

隔着网线交流的好处之一,你无法看到我悲伤的目光,哪怕它仅仅停留了一秒,像夜空里的流星。

一直觉得ed是露女士的角色歌。

依然记得梦里的橘子拥抱我的力度,和他用充盈了泪水和委屈的声音对我说“你总是这样”
即使知道他不过是我意识里演化而来的亚种,和橘子本人没有什么关系,在每个将眠未眠的夜晚,我都祈祷在梦境中与他相见。

——给你一个吻,别哭啦。在梦醒之前,我都属于你

我坐公交车的时候,喜欢坐在能看得到前门的地方。
车门一开一合,眼神飘忽,内心又期待又害怕。也许下一个上车的人会是橘子。如果真的遇见了他,我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,光是想想耳朵就开始发烫。
怀着这样的心情坐了四年车,而奇迹并没有发生。我等不到一个机会说出那句准备了好久的“嗨,真巧,过得好吗”。
套用大铭的话:这座城市真小,我们都在这儿读书。这座城市真大,我四年遇不到你。

我在lofter记录回忆起橘子时的心情。
他对我温柔以待时,我走在云端,奶盖般甜蜜熨帖飘飘然。当他面对失败沮丧时,我自嘲装傻,旁敲侧击设法能转移他注意力。我曾迁怒过他,带给他过伤害。冷静过后才开始自责,拐弯抹角地示好补偿,宽容大度的橘子不会与我计较。慢慢地,他有所察觉后,注视我的样子。目光仿佛有了实体温度,打在我的脸上,我能感觉到额头冒汗,双颊泛红。为了不再暴露我的羞赧,我把脑袋埋进了臂弯,但愿耳朵的颜色不要出卖我。还有他为我解过的数学题,读过的单词,画过的画。我脑海里,幻想他弹钢琴的样子,他手臂肌肉的硬度,说喜欢我时的语调。
在喜欢上他之前,这些情感都是抬手就能摘到的果实。现在它们是死去的星星,...

好想做一个和橘子工作共事的梦~因为现实里是不太可能了,总感觉他是要去NASA工作的那种人呢……(笑)
能看到穿正装的橘子认真起来的样子,想想都有点兴奋!工作结束后一起去喝点小酒吃烤肉!拉他一起玩fgo!他和女友因为毕业异地所以分手了。然后我就能借安慰之名趁虚而入,霸占他的下班时间~吃遍单位边上的小吃店!不知道他酒量如何。可以的话,微醺时借着醉意亲亲他的额头就再好不过了呢。假借奶奶家拿的蔬菜太多了吃不完的借口,请他来家里吃饭!展示一下修炼有成的厨艺和我的(其实并不太)贤惠~

雪橇填词版同样撕心裂肺

这个小家伙的眼睛里有星星✨

初恋和初次失恋同样刻骨铭心。前者是整棵树上第一颗成熟的苹果,形状圆满,气味宜人,咬一口滋味酸甜;而后者,则像是树下小睡的我,被熟透坠落的果实惊醒的美梦。

1 / 10

© 我为亡妻点根烟 | Powered by LOFTER